[ 8 ]  獎賞
而秋月此時仿佛沒有任何的經驗一般,就那麽握著父親的陰莖一動不動,似乎不知道該怎麽去做。而父親則伸手抓住了秋月的那只手,倆人的手握在一起,又同時放在了父親的陰莖上。父親抓著秋月的玉手,之後開始前後緩慢的擼動了起來,把秋月的手心當成了女人的陰道,開始擼動起來。秋月此時一動不動,就任由父親的手抓著她的手來回的擼動著,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我懂得了男人手淫和自慰的方法。
“嘶……哦……就這樣……”父親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輕聲的說道,之後就松開了秋月的手,只讓秋月自己握住了他的陰莖,而當父親的手離開後,秋月就懂得了方法,開始輕輕的前後擼動著父親那根粗長火熱的肉棒。
“嘶……有點幹,秋月,幫我含一下好不好?”秋月給父親擼動了大約一分鐘後,父親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似乎有些難受,之後試探性的問道。聽到父親的話後,正在給父親手淫的秋月不由得一楞,身體顫抖了一下,而我也是如此,我聽到父親的話,我還以為是不是聽錯了,含住?是讓秋月用嘴含住嗎?我從小知道男人的陰莖是尿尿用的,很臟很臟,讓別人用嘴來含?我想都不敢想,多惡心啊,可以說現在父親和秋月的一幕幕,都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我原本就是一張白紙,現在被父親和秋月描寫上了一句句的人生經歷,不過這些人生的經歷不是積極的,對我以後產生了巨大的傷害……
只不過聽到父親的話之後,秋月搖了搖頭,雖然黑暗中看不清,但是感覺秋月的拒絕很堅定。父親沒有說話,而是把陰莖從秋月的手中拽了出來,後來我才知道,因為父親的陰莖沒有粘液的潤滑,秋月擼動了幾下後就會變得幹澀,那個時候就會感覺到不舒服和疼痛,畢竟男人的龜頭還是很脆弱和敏感的。而父親的陰莖抽出來後,秋月不由得甩了甩那只手,似乎剛剛的擼動讓她的玉手顯得有些酸麻。
“我也幫幫你,好不好?”父親撫摸了幾下自己的陰莖後,輕輕的對著秋月說道,只不過秋月聽到之後,再次的搖了搖頭。
“我不會插進去的,放心……”看到秋月的樣子後,父親不由得再次說道,之後輕輕的把秋月從椅子上扶了起來,而這個過程中秋月沒有拒絕。此時我趴在門縫看著這一切,眼前的一切對於我來說都是那麽的新奇,因為我事先根本沒有任何的性經驗,也不知道倆人接下來要幹什麽。剛剛父親的那句話也讓我充滿了疑問,他說他不會插進去的,什麽插進去?讓我腦子一陣蒙圈,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男人的陰莖可以插入女人的陰道之中,只知道陰莖是小便用的。
秋月沒有拒絕父親的攙扶,而且仿佛有些配合,此時我看不到她的臉色,或許是羞答答的,剛剛給父親手淫,手裏握著父親的陰莖,秋月的身體不產生情欲是不可能的,女人身上可以刺激男人性欲的地方有很多,乳房、陰道、臀部、長腿等等,但是男人身上能夠刺激女人性欲的部位,貌似也就是陰莖了。
“來,趴著……”把秋月扶起來後,父親竟然把秋月轉身,讓她背對著自己說道,仿佛讓秋月趴在她面前的桌子上,不過秋月微微扭動身體有些拒絕。從撫摸到父親的陰莖開始,秋月就是一言不發,要麽搖頭,要麽點頭,此時的她極為羞澀,又對情欲十分的渴求,卻又不想突破自己的底線。
“我向你保證,我不會插進去,相信我的……我也幫幫你……”父親一邊壓著秋月的肩膀,一邊說道,同時父親的呼吸也十分的粗重。秋月遲疑了一下後,似乎相信了父親,她按照父親的要求趴在了桌子上,好在秋月的身材很高,所以趴在桌子上正好,雙腿筆直的站在桌子旁邊,屁股往後翹著,此時我只能看到一黑一白兩具身體的大概輪廓,父親光著身子,全身黝黑,不過那根大陰莖的輪廓倒是比較明顯,而秋月穿著一身白色的睡衣,還有腳下潔白的玉足,都顯得十分的清晰,其他的我根本看不清楚,也不知道父親讓秋月趴下是因為什麽。
“爸,今晚可以了……趕緊睡覺吧……嗯………………”秋月趴在桌子上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終於再次說話到,聲音帶著顫抖,只是話剛說完就發出了一聲悶哼,因為秋月趴下後,父親竟然蹲下,之後把臉貼在了秋月的屁股上,隔著秋月的睡褲用臉摩擦著秋月的屁股,同時他的雙手扶住了秋月的胯部。
“嗯……嘶……嘶…………嗯…………”父親把臉埋在秋月的屁股上,一邊晃動腦袋一邊不住的深呼吸,發出了一聲聲悶哼。此時我看到倆人的輪廓,看著秋月趴在桌子上,隱約好像看到秋月的玉手扣著桌子邊緣,死死的扣著桌角,同時秋月也一動不動發出悶哼,此時感覺到秋月似乎在咬著下唇一般,而且秋月的玉足似乎也踮起了,以便於讓自己的屁股翹的高一點,難道被父親的臉拱著,會那麽舒服嗎?而且看到父親也是如此啊,人的屁股不是用來大便的嗎?很臭很臭,那為什麽父親會願意把臉貼在人最臟的地方上?而且似乎還十分的享受,難道秋月的屁股很香嗎?此時我的腦袋中充滿了問號,一個個的在我大腦中盤旋著,父親和秋月不斷的湧出一串串問號,瘋狂的湧入我的大腦中。當時真的是一個屁都不懂的初哥,根本無法理解現在倆人所做的一切,不過出於男性的本能,我的小雞雞又勃起了,同時我不由得也幻想著,把現在的父親換成自己,自己的臉在秋月的大屁股後面拱著,反而讓我升起一絲另類的感受和刺激,讓我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根據我現在的回憶來判斷,當時的父親用他的大鼻子當成了凸起物,不斷的撩動著秋月的臀溝部分,雖然隔著睡褲和內褲,但是秋月的陰道還是可以感受到父親鼻子的拱動,這也是秋月當時呼吸急促,手指緊扣的原因,秋月也確實感受到了刺激。自從秋月第一次見到父親粗長陰莖的時候開始,秋月的心就已經亂了,或許秋月的心早已經亂了,父親這兩年多的溫柔攻勢,潛意識裏在秋月的心中紮了根,而父親的陰莖無疑把秋月的情感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如果說以前秋月對父親的感覺是心動,是感情層面上的,那麽看到父親的陰莖後,這種感覺就上升到了性欲上,而且這幾天父親對秋月的偷摸,更是捅破了這層窗戶紙,讓秋月對父親產生了感覺,還有淡淡的渴望,如果她不是我的妻子,可能已經義無反顧的投入到父親的溫柔懷抱之中,任他為所欲為。
“別……別脫……嗯…………”過了大約兩分鐘,秋月突然呢喃的說道,原本扣著桌角的玉手不由得伸到身後,拉住了自己的睡褲邊緣,此時我能夠大致看到秋月的手抓在自己的腰部,所以肯定是在拉住自己的褲子。
“我向你保證,我肯定不會插進去的……”父親繼續的在秋月的屁股後拱著,一邊繼續拱著一邊呼吸急促的說道,或許是臉埋在秋月的屁股中,父親的聲音有些發悶,但還是可以聽清楚。
“不行……不行……”秋月此時一邊搖頭一邊說道,但是呼吸越來越急促,同時雙手還抓著自己的睡褲邊緣,但是不知道是秋月的力氣太小,還是父親的力氣太大,還是說秋月此時根本不想抓緊,父親拉著秋月的睡褲,竟然順利的扒了下來,黑暗中,秋月白色的身影輪廓,此時不由得更加的潔白了,只限於秋月的屁股位置,不應該說是潔白,而是雪白,渾圓、豐滿、挺巧的雪白……
父親順利的把秋月的睡褲和內褲扒了下來,露出了秋月雪白渾圓的屁股,雖然現在只有外面射進來微弱的光線,但是秋月屁股的輪廓是那麽的清晰。秋月的睡褲是白色的,但是卻不能反光啊,而秋月雪白的肌膚此時反射著弱光,散發著熒光。這一幕不由得勾起了我的回憶,不由得想起兩年前我偷看到秋月的背影,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秋月纖細的腰部和渾圓的屁股,現在終於再一次看到了。不過兩年前秋月洗澡的時候,屋裏有燈光,看的還算比較清晰,這一次,我只能看到雪白的輪廓。不過雖然我看不清楚,父親此時一定可以看清楚吧,畢竟他此時離的那麽近。父親此時一直蹲在地上,臉部正沖著秋月屁股的位置,脫下秋月睡褲和內褲的一瞬間,父親的呼吸猛然急促了起來。
“爸……你……啊………………”察覺到自己的睡褲連帶著內褲被父親脫下去,秋月不由得回頭喊道,不過不是那種大聲的喊,而是極力壓抑著音量的喊,應該說語氣算是喊,只是她還沒有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後面的話就被一聲驚呼給憋了過去,之後我看到秋月原本抓著睡褲的玉手趕緊收回來,之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原來父親脫下秋月的睡褲和內褲,當秋月的屁股剛露出來後,父親的臉猛然再次埋入了秋月的屁股之中,此時我只能夠看到父親的半邊臉,另外的一半已經被秋月的屁股給遮掩了。
“唔……噗噗……嘶……滋……滋………………”父親把臉埋入秋月的屁股中間,不由得發出了悶哼,因為他呼吸此時十分的急促和粗重,他把自己臉埋的又緊又深,所以他呼出的氣體沖破他臉皮和秋月屁股的縫隙,發出了猶如放屁一般的聲音,我和小夥伴經常玩,把嘴貼在胳膊吹氣,或許大人把嘴貼在孩子的肚皮上吹氣,就會發出這種噗噗猶如放屁一般的聲音。之後就響起了滋滋的聲音,仿佛是父親在吸吮什麽東西,難道是吸吮秋月的……此時不由得再次打破了我以前的認知,讓我呆傻在了門口。人的屁股中間有什麽?那不是屁眼嗎?人的屁眼是用來大便的,多臟多臭啊,此時父親難道再吸吮親吻秋月的屁眼?難道說秋月的屁股和我們不一樣,是香噴噴的嗎?此時聽著父親吸吮親吻的聲音,是極為興奮和享受的。難道說女人的屁股是香的嗎?還是說成年女人的屁股中間還有其他的東西?此時我的腦袋不由得閃過各種的猜測,同時對父親的行為十分的不理解,感覺到十分的不可思議,但是本能反應之下,我胯部的陰莖不由得更硬了,而且我也生出了一絲渴望,也想去親親秋月的屁股,那樣反而有一種特別的刺激從心裏湧出。
“嗚嗚嗚…………哈…………你…………嗯……啊………………啊~~~~~~~”秋月此時原本一手捂著嘴,但是在父親的吸吮親吻下,她再也無法忍受,那只手松開了嘴,扣住了桌角,我甚至聽到了秋月手指扣著桌角發出了吱吱的聲音,她極力忍受著什麽,仿佛在死死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是又忍受不住,發出了一聲聲極力壓制的呻吟聲。同時我看到秋月那雪白渾圓的屁股不由得開始上下左右的扭動搖晃著,似乎在躲避父親埋在裏面的大臉,但是父親此時雙手扶著秋月的臀瓣,臉部仿佛用萬能膠粘在秋月屁股裏一樣,秋月無論怎麽搖晃,父親的臉上下左右的跟隨著,兩者之間沒有離開一絲一毫。
等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口交,是男人給女人口交,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父親的嘴唇和舌頭在吸吮舔弄著秋月的陰道和陰唇,甚至還包括秋月的菊花,只不過當時我真的看的不清楚,只是能夠看到大概的輪廓。秋月當時的刺激可想而知,性器被父親舔弄帶來的感官刺激,還是那種女人的矜持和羞澀,還有和父親禁忌關系帶來的另類的感覺,所有的東西混雜在一起,讓她當時基本失去了理智,任由父親為所欲為。
“咯吱……吱……”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邊傳來了聲音,原來秋月趴在桌子上,隨著父親的舔舐,她的嬌軀不斷的扭動和搖晃著,再加上她手的扣動,桌子已經發生了位置偏移,桌子腿在地板上摩擦著。要知道這個桌子還是蠻大蠻重的,秋月竟然能夠頂動它,足以說明此時秋月身體的巨大刺激,而父親此時什麽都不顧及,就那麽拼命的在秋月的臀溝中間攝取著“營養”。
“呀……………………哈~~~~~~~~”秋月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呻吟,但是偶爾還會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此時父親的手抓著秋月兩片雪白的屁股,黑暗中我看到父親的大手在秋月的臀瓣上揉捏著,雪白的屁股在父親的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前幾天父親都只能隔著睡衣撫摸,今晚是零距離的撫摸,而且還脫下了秋月的睡褲內褲,親口品嘗秋月臀溝中間的雌性荷爾蒙,這個進度和突破不可為不快。父親蹲在地板上,隨著秋月的嬌軀而挪動著步伐,由於他蹲在地板上,還挪動步伐移動,顯得很矮和滑稽,就仿佛是電視劇中的武大郎一般,父親是武大郎,那麽秋月呢?是潘金蓮嗎?不管怎麽說,她雖然沒有完全失身,但是現在已經算是出軌偷情,說是潘金蓮也不為過?那麽我呢?是剛直不阿的武松嗎?還是說以後會和秋月“偷情”的西門慶?如果秋月和父親成為了原配,那麽我以後和秋月發生關系,我豈不是真的成了西門慶?
此時我看到父親的胯部似乎有一小塊熒光正在閃爍,那個熒光就仿佛是螢火蟲一般上下飛舞著,跟隨著父親移動的部分。不過那個熒光似乎在父親那根晃動大陰莖的頂端,和陰莖晃動保持一樣的運動軌跡。後來我才知道,那是父親鬼頭馬眼分泌的前列腺液,也是一種粘液,是男人身體為插入女人陰道而分泌的潤滑液。此時父親已經情動了,身體在本能意識下已經做好了插入秋月,和她交媾的準備。此時散發著熒光的不只是秋月的屁股和父親的雞巴,還有父親此時的臉頰,每當父親的半張臉暫時離開秋月臀溝的時候,我看到父親的臉頰濕漉漉的,反射水光。當時我還不知道女人的陰道也可以分泌粘液,還以為父親的臉上都是他自己的唾液。做好交媾準備的不只是父親,還有秋月……
“滋滋……啵……”沒一會,父親終於舍得把臉從秋月的屁股中間“拔出來”,之後開始在秋月渾圓雪白的臀瓣上親吻著,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響聲。
此時的我暫時沒有了心痛和嫉妒,因為此時我感覺到自己渾身火熱和發麻,根本顧及不到那些傷心的感受。此時我看到的一切完全顛覆了我以前的認知,畢竟我還是個小孩子,比處男還處男,此時完全看到了一幅成人的“活春宮”,我此時受到了刺激和打擊該有多大,就算在成人的世界裏,父親和秋月的所作所為,也是比較少見和另類的,可以這麽說吧,當時我已經傻眼了,仿佛被雷擊打成了木頭,只不過我胯部的小雞雞硬的十分的厲害,頂著內褲,感覺到了一絲疼痛,而且我感覺自己的內褲似乎有些濕漉漉的。我下意識的把手伸進了褲襠裏,結果摸到了一小團黏黏的液體。這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分泌前列腺液,不過當時的液體比較清淡,沒有那麽粘稠而已。
這算是我人生中的性啟蒙嗎?沒有想到是我心愛的妻子——秋月還有我最尊重的父親給我帶來的現場實操課……

“啊……停……停……咿………………”當父親瘋狂舔舐了大約三分鐘後,秋月突然發出了一聲尖細的呻吟聲,而且仿佛是沒有預備發出的,這聲呻吟是今晚秋月音量最高的一次了,不過秋月發出呻吟後趕緊收住止住了,同時不由得用玉手向後推動父親的腦袋,同時黑暗中明顯看到秋月的翹臀猛然撅高,甚至玉足的腳趾都高高的踮起,纖細的腰肢下沈,本來趴在桌子上的上半身也不由得挺起,頭部上揚,發出了一聲婉轉悠長的嘆息聲……
“啵……”父親的臉終於從秋月的臀溝中離開,同時發出了最後一聲的吸吮聲,而在父親的臉離開後,秋月發出最後那聲悠長的呻吟後,我看到黑暗中有一股閃亮的清流從秋月的臀溝中噴出,噴在了父親的臉上,還有大堂中間的地板上。難道是秋月尿了嗎?不過這尿似乎太少了點吧,只有一桿而已啊。當時我已經徹底傻眼了,完全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腦海中充滿了疑惑、震驚、慌亂,還有刺激……清流噴出後,秋月仿佛失去了力氣一般,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有氣無力的呼吸著。而父親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起身……
“不要……”當父親起身,那根粗長火熱的陰莖掃過秋月的大腿內側的時候,秋月不知道哪兒來的理智和力氣,猛然回頭對著父親說道,同時玉手回到身後,堵住了自己的屁股溝。
“我說過不會插進去的,就不會那麽做的……”聽到秋月的話,看到秋月的反應後,父親不由得呼吸急促的說了一句,不過此時如果能夠看清楚父親表情的話,或許他的眼睛會閃過一絲失望。父親自然希望在他口交舔舐的作用下,能夠讓秋月失去理智,之後自己和秋月水到渠成,但是沒有想到秋月在這種情況下還懂得拒絕,而且聽到秋月剛剛拒絕的兩個字,絕對不是欲拒還迎的語氣。
“秋月,幫我也舔舔吧,求你了……”黑暗中,父親起身用手握著陰莖,陰莖沖著秋月堵住的臀溝,陰莖在秋月的大腿內側開始前後的摩擦滑動著,看樣子就仿佛在抽查一般。
“也不要……”聽到父親的要求後,秋月那邊陷入了短暫的沈寂,之後又淡淡的搖了搖頭,不過這次的拒絕明顯沒有剛剛那兩個字那麽堅決,秋月考慮了一下才拒絕,說明秋月剛剛心裏有過掙紮,而且拒絕的沒有這麽明顯,說明父親的這個願望是可以實現的,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畢竟倆人今晚剛有實質上的進展,不可以操之過急,免得欲速則不達。父親也自然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弄。現在最理智的辦法就是今晚放棄,免得讓秋月心煩意亂。
“還有其他的方法嗎?”不過隨後秋月又淡淡的說了一句,音量像蚊子一樣,雖然看不到秋月的臉,但一定是充滿了羞澀。
“呃……”聽到秋月的話之後,父親不由得微微一陣語塞,仿佛沈默了一般。
“要不你把腿夾緊,我在裏面摩擦一下,這樣也算……”沈默了一會後,父親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商量和乞求。聽到父親的話,我不由得更加的疑惑了,摩擦陰莖能夠舒服嗎?我以前陰莖勃起的時候,用手撥動一下,確實感覺到一小陣癢癢的感覺,今晚我真的是學到了不少的知識。
“可以……不過不可以碰到……我那裏……”倆人相對沈寂了一會後,秋月又羞羞答答的說了一句。
“好的,我懂了……來,把腿夾緊……”父親似乎反應了過來,興沖沖的說了一句,語氣中帶著一絲期待和興奮。聽到父親的話後,秋月不由得夾緊了雙腿,穿著拖鞋的玉足在地板上挪動了一下,黑暗中聽到了摩擦聲。
“嘶……對……再夾緊一點……”隨著秋月雙腿的並攏,父親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呼吸粗重的說道。
“這樣……這樣可以了嗎?”秋月合並雙腿後,不由得再次弱弱的詢問了一句,呼吸也十分的急促和紊亂。
“再緊一點就更好了,不過這樣也……也可以了……嘶……”父親此時的話語十分的興奮,說了一句後,不由得開始前後晃動起來,此時黑暗中我看到那根粗長的大陰莖在秋月的雙腿間進進出出,在秋月大腿中部的位置。雖然秋月讓父親這樣的抽查,但是她的玉手還死死的向後擋住了自己的臀溝。此時我腦袋中不由得充滿了疑惑,秋月不讓父親插入哪兒?是屁眼嗎?在我的印象中,人的臀溝中間,似乎只有屁眼一個洞,那個時候我只知道女人的陰道是撒尿用的,根本不知道女人撒尿的地方是尿道口,尿道口很小很小,而在尿道口的旁邊,就是女人的陰道,是用來性交和生孩子用的。雖然看到小女孩撒尿時候的樣子,但是小女孩那個時候的陰道很小很窄,除非扒開,否則根本看不到。因為以為女人和男人的構造差不多,只不過尿尿的器官不一樣罷了。在那個時候裏,我想當然的認為是插屁眼,頓時我不由得感覺到自己的小菊花微微的一緊。
“啪啪啪……”在我胡亂瞎想的時候,父親和秋月那邊已經傳來了啪啪的撞擊聲,只見黑暗中父親的胯部前後聳動著,陰莖在秋月的雙腿間進進出出,不過離秋月的臀溝中間還有將近20公分的距離。秋月渾圓雪白的臀瓣不由得開始掀起一陣陣臀波肉浪,在黑暗中被父親撞擊的不斷變換著形狀,在黑暗中反射著熒光,似乎比剛剛更光亮了,秋月的臀部或許溢出了不少的汗珠,仿佛被水洗過的一般。
“慢點……慢點……輕點……聲……聲音有點大……”秋月用手擋著自己的臀溝,一邊承受父親的撞擊一邊氣喘籲籲的說道,似乎再強忍著什麽,語氣很輕但又十分的焦急。
“怕什麽……他耳背……聽不到的……”聽到秋月的話後,父親沒有減弱力度,反而繼續的撞擊抽送著,同時雙手不由得抓住了秋月的臀瓣。本來完美的雪白臀瓣輪廓,頓時被父親的大黑手擋住了大片,可以看到秋月的臀瓣不斷的掀起肉浪,同時被父親揉搓的不斷變形。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很快,父親抽送沒幾下,就發出了黏黏的水聲,和父親抽查一樣的頻率,這個聲音有點熟悉哎,好像是我洗澡的時候,渾身打滿肥皂,秋月給我用手搓的時候,也是這個聲音,黏黏的,滑滑的。後來我才知道,父親的陰莖和秋月的雙腿中間,已經布滿了粘液,不知道這些粘液是父親鬼頭分泌的,還是秋月的蜜穴滴落下來的,或許是兩者都有吧……
“嗯嗯嗯……”雖然說沒有真正的交合,但是秋月細嫩的大腿內側感受著父親陰莖的粗長和火熱,讓秋月此時的心中不由得慌亂起來,同時也感覺到了一定的刺激,畢竟這根是男人真正的大陰莖啊,或許在那個時候,秋月的腦海中有過短暫的迷失,或許也有過:就讓父親插進來的想法。但是不管怎麽樣,秋月的手死死的擋住自己的臀溝,就算父親撞擊比較猛烈,讓她的手短暫的滑落,但是秋月立馬會用另外一只手擋住。秋月的兩只手此時沒有其他的作用,就像是馬拉松接力賽一般的來回交接著,這只手滑落了,另外一只手補上,滑落了,再補上,就這麽死死的守護著自己的底線。
“好……好沒好……”秋月一邊嬌喘著一邊輕聲的詢問著,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絲焦急,是在焦急讓父親早點射出來好結束?還是焦急此時她陰道的渴求和酥癢?這些都不得而知了……
只是聽到秋月這句話後,父親沒有回答,而是一邊抽送一邊擡手,原本揉搓秋月臀瓣的雙手順著臀瓣向上,來到秋月的細腰上,之後順著細腰往上,撩起了秋月的睡衣,秋月纖細雪白的細腰輪廓慢慢的顯露,並且向上延伸著。
“別……”只是秋月反應過來後,反手抓住了父親的雙手,同時口中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身體前後搖晃著,不斷的發出悶哼鼻音。父親這次很聽話,雙手又收了回來,重新捏住了秋月的臀瓣,同時有一只手似乎伸到了秋月的臀溝中間,似乎在用手指摩擦著什麽。
“嗯嗯……別……別扣…………”而秋月不由得再次伸手抓住了父親的那只手,一邊發出鼻音一邊說道。黑暗中看不到父親的臉,也不知道父親此時是否有些失望,不過父親再一次妥協,沒有繼續堅持,而是乖乖的收回那只手,之後安安穩穩的用手扶住了秋月的臀瓣,專心的抽送起來。
“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響亮,聲音甚至比我父親扇我屁股還要清脆和響亮。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夾雜著父親粗重的呼吸聲,還有秋月壓制不住的嬌喘聲、悶哼聲。
“啊……啊………………”過了大約三四分鐘後,父親突然抓住秋月的翹臀,之後用力往後一拉,感覺到秋月的身體被父親拉著往後一聳,秋月雪白的屁股和父親的胯部死死的抵在一起,父親發出了兩聲沈悶沙啞的呻吟聲,黑暗中我看到一股白色的液體從秋月的雙腿中間噴射而出,不是向後噴射,而是透過秋月的雙腿向前,噴射到了秋月趴伏的桌子底下,一桿一桿,仿佛白色的牛奶一般,劃過漆黑的夜色,噴射在地板上,仿佛裏面參雜著熒光粉,在黑暗中是那麽的明顯。
“呃……”我不由得再次被驚的合不攏嘴,那是什麽東西?怎麽仿佛牛奶一般?難道說秋月的下身還會噴射牛奶嗎?是秋月噴射的還是父親?當時我根本不知道精液的概念,根本分不清楚那些是什麽,可以說再一次刷新了我的認知,同時更大程度的增加了我內心的疑惑,那些牛奶的東西是從哪兒來的?因為父親的陰莖就夾在秋月的雙腿中間,從噴射出的高度判斷,好像是父親的陰莖噴射出來了,沖過秋月的雙腿中間噴在了地板上。只可惜,當時我根本不知道那些是什麽,而且黑暗中我感覺到父親似乎十分的刺激和舒爽,龐大的身體似乎在顫抖著,同時父親此時發出的呻吟是那麽的陌生,以前從來沒有聽到父親發出這樣的聲音。而且剛剛秋月的悶哼也十分的尖細,我也沒有聽到秋月發出過這樣的聲音,但是為什麽聽到秋月的這種聲音,會讓我全身感覺到發熱和顫抖?
“呼……呼……呼……”當那些白色的液體停止噴射之後,父親不由得往後一退,那根粗長的大陰莖從秋月的雙腿中抽出,父親站在原地不住的喘著粗氣,同時那根原本十分粗壯的大陰莖,此時軟綿綿的吊在父親的胯下,已經疲軟了下來,只不過疲軟的陰莖上油亮油亮的,上面似乎沾滿了液體,而且陰莖的龜頭上似乎帶著白色的液體痕跡,似乎和地板上的液體是一樣的,那些白色的“牛奶”真的是父親“尿”出來的嗎?我這麽多年為什麽尿尿都是清澈的?要麽就是黃色的,為什麽沒有過白色呢?當時我大腦基本被問號所充滿。而另一邊的秋月還趴在桌子上,她的呼吸也很粗重,只是沒有父親那麽明顯罷了。秋月此時似乎很虛弱,就那麽露著大屁股趴在桌子上,而她的睡褲和內褲堆積在小腿上,蓋住了她的玉足。
“你自己清理一下吧……”許久之後,秋月慢慢的起身,之後在黑暗中拉起了被父親拔下的睡褲和內褲,之後對著父親淡淡的說了一句,向著門口這邊走來。我嚇的趕緊起身躡手躡腳的向著床邊跑去,之後趕緊躲進了被子裏,保持著剛剛睡覺的姿勢,同時把臉用被子蓋住。沒一會就聽到秋月開門回來了,秋月進屋後就走到了床邊。此時我閉著眼睛裝睡,但是我聽到了秋月微微有些紊亂的呼吸,許久之後,我似乎聽到秋月松了一口氣,也嘆了一口氣,之後打開櫃子不知道在翻找什麽。而我的身後聽到了父親回到他臥室的聲音,同時聽到了父親還十分粗重的呼吸聲,同時我聞嗅到了一股十分濃烈的腥味,不是魚的那種腥味,有點像拖地過後,地面上升起的水腥味。
秋月在櫃子中不知道找到了什麽,之後關閉了衣櫃後,又走出了臥室,我不由得睜開了眼睛,此時我看到身後亮起了光亮,透過窗簾照射在我的床上。我不由得回頭一看,父親的臥室亮起了燈光,而秋月又再次走出了房間。秋月幹嘛去了?我本來想下地去看看,結果聽到了後面傳來沙沙的聲音,我趕緊閉上了眼睛,幸虧我閉眼比較及時,同時沒有下床,否則就被父親看到了。原本父親偷偷掀開了窗簾的一角,似乎再往我這邊看。此時的他似乎在看我有沒有醒過來。再看了一下後,我聽到了父親發出了和秋月剛剛一樣的嘆息聲,同時重重的松了一口氣。沒一會,我聽到了大堂似乎傳來了舀水的聲音,似乎有人正在用洗臉盆舀水,聽到這個聲音後,後面的父親再次走出了臥室,我的身後安靜了下來。
“我來幫你……”沒一會,安靜的大堂裏就傳來了父親的聲音。
“不……不用了……”緊接著就傳來了秋月帶著微微慌亂的聲音,我當時不知道哪兒來的膽子,竟然又再次下床,躡手躡腳的跑到了門邊,透過門縫向大堂看去,結果看到秋月正端著洗臉盆,手裏還拿著一套新的睡衣褲,似乎裏面還夾雜內褲和胸罩,而父親穿著一件大褲衩子站在那。此時父親那邊小臥室的燈光還亮著,結果射過來的微弱的光線,我看到了秋月潮紅的臉頰,兩個臉蛋紅撲撲的,仿佛是兩個水蜜桃一般。同時她此時有些慌亂,低著頭不看父親的目光,顯得十分的羞澀。
秋月端著水盆走進了她剛剛洗澡的那個屋子,同時不忘記掛門,父親站在大堂裏,看著緊閉的房門,此時眼神閃爍不知道想著什麽。沒一會,就聽到那個浴室小屋裏傳來了水聲,似乎秋月再清洗著什麽。後來我才知道,父親的精液射出來的時候,沾染到了秋月的雙腿之間,還有秋月的睡褲、內褲玉足上,此時的秋月脫下了內褲和睡褲正在洗澡,不過這個時候洗的事下半身而已。父親此時站在大堂原地,看著浴室關閉的房門,不知道在想著什麽,只是大褲衩子的胯部又慢慢的拱了起來。同時父親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來,不過過了好一會後,父親不由得重重呼出了一口氣,時候雙手用力的握在了一起,臉上閃過了一絲笑容,以前父親的笑容是慈祥的,讓人看起來十分的溫暖,但是此時的父親笑容為什麽感覺是猥瑣的?讓人看起來心驚膽戰。
沒一會,父親回到了臥室之中,而我也趕緊的躺回到了床上,萬一父親回到臥室再掀起窗簾,那我豈不是被他抓到“偷窺”了嗎?我躺在床上繼續保持著裝睡,過了一會後,我聽到了腳步聲,走進了臥室之中,之後小心翼翼的鉆入了我倆的被窩之中,我感受到旁邊那具身體的火熱,還帶著沐浴露的香氣,還有淡淡的水汽。緊接著,我身後父親臥室的燈光也熄滅了,秋月輕輕的抱著我,我感覺到秋月身上睡衣的材質變了,我不由得瞇著眼睛看了一眼,發現秋月換了一套新的睡衣褲。
這一夜,我很晚才睡著,腦海中不斷回想著剛剛看到的一幕幕,讓我太驚奇了,而旁邊的秋月和身後的父親似乎也是如此,倆人的呼吸都不平靜,偶爾還會此起彼伏的做著深呼吸……
此時我面對著秋月,雖然她的身體有些濕乎乎的,但是還是擋不住她嬌軀的火熱,此時她的身體仿佛就是火爐一般,熱量噴在我的臉上,同時她豐滿的雙乳盯著我的胸部,她胸部起伏的好快,呼吸也好快,兩個豐滿的乳尖不住的頂在我的胸部,偶爾她還會隱晦的嘆息一聲。畢竟還是年紀小,心事沒有那麽大,沒心沒肺一些,沒有多久,我就沈沈的睡了過去。不過畢竟還是有心事,在第二天一早,秋月醒來準備下床的時候,我不由得迷迷糊糊的醒了,不過我沒有睜開眼睛,還準備睡懶覺,結果被秋月輕輕拍了拍臉蛋。
“起來準備上課了……”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結果聽到了秋月甜美的聲音,看到了她美麗的微笑。
“哦……”看到秋月的那一刻,我的精神也不由得清醒,同時想到了昨晚看到的一幕,仿佛做夢一般,真的是夢境嗎?不過看著秋月身上已經換下來的睡衣褲,我知道昨晚看到的不是夢。
我洗漱好了之後,走出了臥室,父親已經開始在廚房忙碌起來,同時開始往出端飯,看到我的時候,父親沒有露出任何的愧疚和緊張等異樣的表情,因為在他當時看到,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裏,同時他也不認為我這個懶豬和耳背的人,會中途被弄醒。如果不是發現了開頭,我這段時間也不會特意不睡來觀察他們,只能說一切都是巧合和天意。父親把飯菜放在桌子上後,只是淡淡掃了我一眼,就看向了那個臥室的房門,似乎在等秋月出來,他的眼中帶著期待,似乎還有那麽一絲思念和溺愛……總而言之,我以前沒有看到父親有過這樣的眼神,哪怕面對母親還有我的時候。
“秋月……吃飯了……”最後把飯菜弄好了之後,父親終於沖著房門輕輕喊了一句,過了一會,秋月不由得打開房門走了出來,我不由得看著秋月,此時走出臥室的秋月已經穿戴整齊,不過卻沒有擡頭,低著頭走了出來,而且臉頰有些羞紅,仿佛是不敢面對我和父親一般。秋月慢慢的坐在我身邊,呼吸略微有些紊亂,少有的一句話沒有說,只是慢慢的吃飯,父親也是如此,低頭吃飯,倆人第一次在飯桌上這麽的沈默。偶爾父親會擡頭看秋月一眼,吃到中途的時候,秋月也不由得偷偷擡頭,結果一下子和父親的目光對視在一起,秋月趕緊又把頭低下,動作充滿了慌亂,眼中帶著緊張,更多的是羞澀。昨晚的事情歷歷在目,自己第一次被父親拔下了褲子,而且零距離的被父親舔弄口交,雖然當時是黑暗中沒有開燈,但是自己女性陰道的味道已經被父親品嘗過了,還零距離的撫摸揉搓了自己的臀瓣,秋月此時的羞澀可想而知,她的心中也十分的亂和覆雜……
吃過飯了之後,父親照例騎摩托車馱著我和秋月去上學,還是我坐在中間,秋月坐在我身後。到了學校的時候,父親還是坐在了課堂的最後,不過秋月在上課的時候,卻少有的經常臉紅。因為給我講課的時候需要面對著我們,背對著黑板,而父親坐在課堂最後,她也就需要面對父親,所以她好幾次眼神遊離,臉頰微紅,表情充滿了不自然,還有緊張和羞澀。偶爾我會微微轉頭用余光看一下身後的父親,發現每次我轉頭看的時候,父親的臉都是看向前面的秋月,沒有看到他轉頭的時候。看來秋月是被父親看的十分不好意思了,主要還是因為昨晚倆人發生了那麽羞羞人的事情。
這一天的課程,秋月可以說講的很累很累,我也很累很累,不知道為什麽,看到秋月羞澀的模樣,心中感覺到十分的壓抑,而且看到身後的父親死死的盯著秋月,我心中也不舒服。到了晚上的時候,父親又馱著我和秋月回到了家裏,不過秋月這一整天有些異常,除了羞澀和不自然外,似乎還有不少的心事,愁緒布滿了眼底,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麽。秋月這段時間康覆的很快,走路也順暢了不少,只不過還是一瘸一拐的,但是自己走路已經沒有太大的問題了。到了晚上的時候,秋月遲遲不上床,就在床邊的桌子上整理筆記和教案,我躺在床上就那麽看著秋月。
“趕緊睡覺,要不然早上又起不來了……”秋月看到我還在關註著她,不由得輕聲說了一句,我閉上了眼睛,盡量讓自己的呼吸均勻起來,今晚還會有事情發生嗎?
隔壁的父親早早就躺下了,我聽到好幾次後面傳來翻身的咯吱聲,父親翻身的頻率未免太頻繁了吧?好像是睡不著失眠一般。而秋月似乎早已經吧教案整理完畢了,但就是沒有上床睡覺,偶爾杵著下巴坐在桌子上,不知道再想著什麽。後來我才知道,秋月遲遲不上床,其實就是為了躲避父親,雖然昨晚她和父親有了新的突破,但是經過白天的考慮,她還是後悔了。昨晚的情況可以說是一時的迷失,但是理智告訴她必須適可而止,否則後果十分的嚴重,萬一和父親突破了那層關系,那麽秋月就無法挽回了,畢竟世間沒有後悔藥吃。秋月遲遲不上床,就是為了拖父親,把父親拖睡著了,她才放心。結果秋月沒有把父親拖睡著了,反而把我拖睡著了。我最後忍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在睡著之前,我隱約感覺到秋月還坐在桌子旁不斷的嘆氣,身上穿著昨晚換下來的新睡衣褲,而身後的父親似乎也漸漸安靜了下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隱約聽到了一些聲音,似乎是身後傳來的,好像是父親起夜了,但感覺又不像,同時我似乎也聽到了床前的桌子和椅子發出了挪動摩擦的聲音,同時聽到了秋月粗重的呼吸聲,又好像聽到了拖鞋摩擦地板的聲音,又似乎聽到了什麽樣的話語,一切都如夢似幻,感覺聽的很清楚,但又是那麽的糊塗,我數次要醒了過來,但是似乎音量和幹擾還不夠,我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想要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的眼睛根本睜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