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獎賞
我有一個小我一歲的妹妹,她並不是很醜,也並沒有很漂亮,就是普普通通的文靜女孩。

小時候我們感情不錯,都會在一起玩,也都牽著手到處跑來跑去,所以彼此從小就都無話不說。

讀國小時,爸媽特別讓我晚一年入學,因此我跟妹妹就得以同年級與同班,在學校也都是跟妹妹一起行動,也些男生看了會故意取笑我或欺負妹妹,所以都被我生氣的打回去,甚至鬧到老師都知道。幾次之後,班上就都沒有男生想靠近我們,所以我跟妹妹的同學朋友都是些女孩子。

國小三年級時,對我跟妹妹一直很好的爸爸出車禍死掉,但當時我跟妹妹還不知道什麼是死掉,只知道以後爸爸不會再回家, 因此那段時間天天跟妹妹哭成一團。

媽媽為了扛起照顧我們的責任,所以出外工作,加上公司是排班輪班制,往往在家的時間不固定,有時會在,有時不在,因此都還是只有我與妹妹兩人陪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

因為我們的生活一直很單純,也沒有機會從同學那接觸性知識,所以我跟妹妹一直保持單純的生活。

這樣的天真日子,一直到國小六年級上學期,我慢慢覺得妹妹看起來好像跟平常不一樣,但又說不出是那裡不一樣。直到某天晚上,我不經意望著妹妹的單薄睡衣,才忽然發現,妹妹長奶奶了?!也是這一刻,才勾起我對女孩子身體的興趣……

那天開始,我都會偷偷望著妹妹的胸部,很好奇為什麼會隆起?現在這麼小,以後真的會長的跟成熟女性奶奶一樣那麼大嗎?

我常常這樣偷看,甚至某天想到要趁妹妹換衣服時光明正大的在旁邊偷看,因為以前換衣服我們從沒有迴避過對方。但那晚我刻意等到妹妹換衣服要睡覺時進到她房間,卻被她羞笑著推出去,並要我以後在她換衣服時不可以偷看。

妹妹越阻止我,反而讓我越好奇想看,那陣子我就很不甘心的天天想著妹妹的奶奶,而機會也很快就來臨。

那一晚,我跟妹妹在我的房間玩枕頭仗的遊戲,玩到累了想睡,妹妹就乾脆睡在我房內。

其實不是只有這一天,以前晚上有時我都會跟妹妹一起睡覺,主要都是現這樣玩遊戲,玩到累了就乾脆睡在一起,而且當時真的什麼都不懂,只是單純睡覺,加上以前也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所以媽媽從沒阻止過我們。

妹妹躺在我身邊,我忽然又想起她的奶奶,就又想偷看,卻因為妹妹蓋著棉被,所以我什麼都看不到。
可能是因為我一直盯著看,所以被妹妹發現後,她笑著乾脆轉身背對我,不讓我看。但我實在是好想看,那時好一段日子以來都在想,加上妹妹就睡在我身邊,所以我考慮一會之後就乾脆問她胸部的事,妹妹也只是簡單回答我說她胸部變大了。

我問她能不能讓我看一下,妹妹也很快的跟我回答不行,並且說媽媽交待過她不能讓別人看。而當時一聽到妹妹這樣說,我也不敢說想要再看。

想了一會,我就又好奇的問妹妹有奶奶之後的感覺,與許許多多的問題,但妹妹都沒說什麼,只是說她沒有感覺任何差別。因此那晚只是這樣問一問,稍微解答心中的疑惑,並沒有發生什麼事。但妹妹的奶奶在我心中依然神秘,又處處勾引我的注意。

這樣的情形維持到六年級下學期,妹妹的奶奶似乎變的更大,我也更好奇,因此一點都沒有想到看妹妹的奶奶是不可以的事,只是非常想看,非常想看……

終於,晚上放學在家裡我決定對妹妹死纏爛打,剛開始只是一直纏著她問,然後終於下定決心的求她讓我看看。妹妹剛開始依然反對,並說媽媽說不可以讓人看,然後被我纏個幾晚,加上那幾天一直對她很好,又一直跟她說只要媽媽不知道就沒關係,並且我又是跟她最親的人,最後還是被我成功說服,妹妹害羞的點頭。

那時我很興奮又刺激,因為終於可以看到妹妹的奶奶。

妹妹則是有點害羞的笑著,並站在我面前,慢慢將上衣拉起。我就那樣看著妹妹的奶奶,雖然還是小小的,卻已經有兩顆明顯隆起狀,奶頭顏色也有點深。我一直目不轉睛看著,妹妹也一直害羞看著我,不知經過多久,已經知道奶奶長這樣的我,忽然就自然的從想要看看變成想要摸摸。

我問妹妹可不可以讓我摸摸看,妹妹有點訝異我會這樣提出要求,就陷入沈默。我又一直要求,並且忽然想到並由此抓住妹妹心防漏洞,說媽媽沒說不能讓別人摸,妹妹才終於又點頭。

當時我緊張的將手指碰上妹妹的奶頭,只感覺像是橡皮筋一樣,有點硬硬的。摸一陣子之後,我就雙手摸著她的奶奶,感覺軟軟又有彈性,有點像彈簧。改用手捏捏看,又像塞滿東西的包子一樣。

我真的開始覺得妹妹的奶奶很好玩,就高興又充滿新奇感的一直摸,妹妹也都沒有說話的讓我盡情玩弄她的奶奶,就像玩玩具。

摸到一半,忽然妹妹開口問說能不能看我褲子裡的小雞?那時真的是忽然被她這樣問,所以我就像是被雷電打到一樣,只是看著她,動也不動。

妹妹又害羞笑著問我一次,我終於恢復正常,問她怎麼忽然想看我的小雞?因為很小的時候我們曾經一起洗澡過,所以知道男生的我有小雞,妹妹只有一條縫,其他沒有什麼不同。而且當時我們都天真又年紀小,對性一點都不在意,才會都沒發生過什麼事,所以今天被她這樣要求,還真是嚇我一跳。

妹妹只是笑著說她看我的奶奶並且用手摸,我也必須讓她看我的小雞。

她這一說,還真讓我覺得有點道理,加上我們一直是無話不說的親密兄妹,所以雖然覺得有點奇怪與尷尬,畢竟那時只知道小雞是尿尿用的,我還是乾脆的在妹妹面前脫褲子。

好幾年後妹妹才跟我說,當時她其實已經來月經了,媽媽只有跟她說過她已經能生小孩,其他的都沒有多說,妹妹也不敢多問,只能靠開始自己猜測,所以天真的想藉此機會看看我的小雞,想了解為什麼我們身體會不同。

總之,那時我跟妹妹更靠近站著,她一直看著我的小雞,我則是雙手一直摸玩她的奶奶。

就這樣過幾分鐘,我忽然感到小雞有異樣感,就低頭去看,原來是妹妹伸手去碰。妹妹注意到我有感覺並又�頭看著她,就又露出笑容看著我,就像是在確認我會不會不高興。

我心想,反正我在都玩她的奶奶,小雞讓她玩也沒關係,算是交換,就跟她說可以玩,沒有關係。

剛開始,小雞只是被妹妹用手指碰一碰,然後她試著輕輕彈一彈,忽然讓我有很奇怪的感覺,並不會痛,也不會討厭這感覺,甚至有點喜歡,只是當時還不知道這是快感,因此也沒有阻止她。

妹妹又彈了幾下,然後我小雞根部忽然開始有強烈異樣感,就像什麼東西一直出力,我立刻低頭看著,妹妹也訝異的看著,我的小雞竟然開始勃起變大,站了起來。

以前我是都只有睡醒勃起的經驗,所以此時的勃起讓我很訝異,妹妹也一樣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

這一天,真的可說是我的性意識啟蒙的一天,也可以說是我跟妹妹真正有過性接觸的第一天。只是當時我對性完全不懂,妹妹也只是似懂非懂的,所以我們也沒發生什麼,只是我從妹妹的奶奶轉為注意自己的小雞,並且跟妹妹一起玩我自己的小雞,感受這新奇的快感,而妹妹看來也被吸引住興趣。

那天晚上之後,只要媽媽工作不在家,我都會盡量跟妹妹在房間這樣玩,我玩她的奶奶,她玩我勃起的老二。只是因為從沒接觸過A片,所以我只會用手捏玩奶奶,不懂得用嘴去親或吸,妹妹也只是單純的用手碰我的小雞,然後才慢慢學會用手握住,並且輕輕捏著,帶給我更多快感。而我的包皮也是那時候自己開始會慢慢退開,露出紅紅的龜頭。

可以說整個國小六年級下半學期晚上,我都跟妹妹這樣偷偷玩著彼此的身體,沒有被其他人發現,我們也不會笨到說出去,畢竟總是隱隱覺得這好像是不對的行為,只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

國小畢業,我跟妹妹又讀同間國中,媽媽又擔心的拜託學校給我們在同一班級,讓我們兄妹可以就近彼此照顧,所以我跟妹妹又還是同班同學。

同樣的,在學校時妹妹一直粘著我,不同的是班上男同學比起國小同學感覺起來要成熟的多,並沒有特意取笑我們,只是偶爾會說我們兄妹感情真好,或是友善的笑著說我們兄妹這麼大了還這樣,真奇怪……

當然同樣的,還是沒有男生願意主動接近我跟妹妹,也都只有幾位女同學而已。但我跟妹妹如此單純的性關係,因為一件事而忽然間變的複雜,並且充滿慾望,再也不純真。

那時領了課本,國中健康教育課本,我沒有先翻書本的習慣,所以不知道裡面有寫性知識。但妹妹一定已經看完了,因為我覺得她忽然變的跟我有點疏遠,就是晚上找她要玩彼此身體時,她也會不經意的猶豫。而這真的是我沒遇過的情況,所以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只能單純以為她玩膩了。

剛開始,妹妹都在猶豫,然後拒絕跟我玩,說她累了想睡覺,所以還不明事理的我,只能放過她。但這樣的情形經過好幾次,開始讓我有點生氣,因為我是真的很喜歡小雞被她握住的感覺,也喜歡玩她的奶奶,所以經過我再次的強迫,連續好幾天的生悶氣給她看,妹妹也只能答應再跟我玩。

只是當時印象深刻,因為她忽然問我有沒有看過課本,那時我還被他問的有點莫名奇妙,就反問她什麼課本,她就又保持安靜沒說話,然後我就以為她是想藉機轉移我的注意力,於是又繼續強迫她,直到她答應為止。

總之,妹妹答應跟我玩之後就變的很安靜,摸我變硬的小雞時也很小心,都不說話,所以我只能認定她是玩膩了,乾脆乖乖捏玩她的奶奶就好。

又經過幾次,當時妹妹像是已經接受與我之間這樣的情況,就晚上恢復安分的陪我玩,只是她再也不主動了,幾乎變成我單方面玩她奶奶而已。

我跟妹妹就維持這樣的關係,我也深感滿足,又過了幾個禮拜吧,正在學校裡而妹妹離開教室不在身邊,忽然我從隔壁男同學的健教課本看見男生的小雞圖片,深深吸引我的注意,本來想翻卻又沒有機會,所以那天我跟妹妹回家後就好奇的將自己的課本拿出來,關在房間內一直看。

忽然間,我懂了男女間的事,不只是性器官構造,甚至連課本內沒寫清楚的男女做愛也能自己融會貫通,就像是所有知識空白都忽然補足,因此深受震撼。只是都算是些正確正經的知識,不知道做愛的爽快與什麼有的沒的。

我相信妹妹剛拿到書的那時也是,再加上讓我想到那時她問我課本的事,確信她是發現這是不對的行為,所以才會那樣不願陪我玩禁忌的遊戲。

我忽然知道不應該再跟妹妹那樣玩,但我又很喜歡那樣的性愛感覺,可說是完全迷上了,加上荷爾蒙開始完全燃燒,沒辦法這樣停下來,因此我真的陷入一陣子的苦惱。

因為怕尷尬,所以在妹妹身邊我還是努力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只是那幾天我晚上都一直沒有找妹妹玩性遊戲,並有意無意的假裝說我有點玩膩了,其實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這件事。

我思考了好幾天,直到某天自修課,在學校聽到隔壁男同學跟他身旁的男生聊天鬼扯,隱約聽到說什麼做愛很爽之類的,妹妹也離開座位到其他地方找女生圍爐,我才決定趁機加入他們的話題,並聽他們說做愛的爽快,與一些有的沒有的性知識。他們甚至在知道我對這方面完全不懂後,從簡單的女性內衣開始說,說到男女自慰,最後還好心的連做愛姿勢都畫給我看,完全充實了我更多的性知識。

那幾天,我整個腦袋都被做愛的念頭給佔據,還有聽來的高潮感與射精。我是知道老二被妹妹玩時會有感覺,但完全不知道射精的感覺,加上已經一個禮拜多晚上沒有找妹妹玩,所以慢慢的慾望又被勾起,並且不像以前那樣單純的想玩,是真的被勾起性慾。所以那個晚上,我終於屈服在慾望之下,決心要再找妹妹玩性遊戲,並且要更進一步的玩下去。

在外面吃完晚餐回家,我努力保持跟以前一樣冷靜,並且裝的很平常的到妹妹房間找她,說我又想跟她玩遊戲。

她也聽的懂,略為遲疑之後,就乖乖點頭答應,完全不知道我也發現了兩性之間的事。

妹妹又拉起上衣露出隆起的雙乳,我趁機注意並知道她還沒穿胸罩,只是穿著小可愛,可能媽媽想等她奶奶長大一點再買給她。

我同樣緊張性奮的脫下褲子,不同的是這時我的老二早已成勃起狀態,不然之前都是要妹妹摸才會硬起來。她就一直看著,發現老二情況的不對勁,我只能緊張的打混說因為太久沒玩,所以剛剛知道要玩就忽然變大了。

妹妹沒有說話的接受,然後我緊張的開始摸玩她的奶奶,妹妹也主動握住我的老二,但不同的是我已經知道做愛的所有事,所以更覺得緊張刺激,也更有快感。

當時玩著妹妹的奶奶,真的讓我想起班上男同學流口水說的,說他們也好想摸女生的胸部,並一直說摸起來會很柔軟,完全沒想到我早已摸玩女生的胸部一年左右,並且是也跟他們同班級的妹妹,所以我也多少覺得有點異樣的驕傲。

當時我只是故意裝傻的一直捏妹妹的胸部,然後我看妹妹的手只是一直握住我的老二都沒有動,就緊張的沈默一會之後,下定決心要在妹妹手上自慰看看。

我冷靜並笑著要妹妹用雙手握住老二,她看我一會,就照我說的用雙手握住。妹妹當時眼中多了一點擔憂與不解,但我相信她還不知道我已了解這所有的知識,甚至可能我知道的要比她多更多。

然後我裝傻騙她,說我想試試剛剛想到的新玩法,叫她雙手固定這姿勢不要動,妹妹不了解我想做什麼的只能乾脆點頭,我就雙手搭住她的肩膀,照聽來的性知識,將老二在她手中向後抽,然後又慢慢重新插入她的雙手中。

當時真的很爽,非常爽,爽入心扉。說誇張點,這次插抽的快感,甚至抵的過以前跟妹妹玩的無數次感覺總合。

那時我也想,只是用她的手模擬做愛插抽,就感覺這麼強烈,如果真的要插進她體內,我可能會爽死吧?我真的是體會到什麼叫快感,也忍不住呼了一口氣,妹妹依然看著我,可能是在看我的表情與行為跟以前完全不同。

我又恢復冷靜,試圖不讓她發現我的情況。因為我知道,如果妹妹也知道我理解的事,她可能就不會再答應跟我這樣玩。

我繼續這樣插抽在她手中,但動作是慢慢的,讓快感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內,因為當時我還不知道如果動的太激烈會怎麼,對射精的事更是沒有心理準備。

妹妹看我一直沒說話,只是讓我的老二抽動在她手中,經過幾分鐘,她終於忍不住的開口問我有什麼感覺,畢竟我們一向是無話不談的,我也就乾脆回答她很舒服,她就不再多問。

就這樣,我一直透過妹妹的雙手自慰,感受人生第一次的真正快感。那時我還忍不住的想,如果能一直這樣就好了,真的已經沈溺在性愛快感中。

我一直動,動到我都開始想,如果動更快的話會怎樣?能射精嗎?射精會怎樣?會不會痛?

最後,我還是決定更加快速度,嘗試讓快感超過我能忍耐的範圍,並想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所以下定決心後,我將雙手從妹妹的雙肩移下,又抓回妹妹的乳球,然後開始加快速度。

快感立即超越我所能控制的,立即將我的思緒打亂,但我依然決定繼續加快速度,忽然只感覺到整個老二完全發漲發酸,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就像要尿出來一樣的感覺。

那瞬間我真的以為自己要尿出來了,所以緊張的要停下動作,但已經太遲。

我和妹妹一起看著,從她緊握的手掌盡頭,開始噴出乳白色的液體,甚至噴黏到她小腹與裙子上。那時我還沒會意自己已經射精了,只是嚇一跳,並且感覺老二在她手中一直猛烈抽蓄,以前尿尿也從來沒有這樣過。妹妹也是完全嚇到的張開雙手向後跳開,並張大雙眼一直看,看著男生的射精動作發生。

一定是因為人生第一次射精,真的射了不少出來,好一陣子才停息,並且感覺又喘又累心臟又跳好快。妹妹也一直訝異看著,並看到精液黏在她腹部與裙子,慢慢向下滑落。

稍微恢復理智後,知道自己射精了,本來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只能跟妹妹尷尬互望,然後我聞到精液的味道好臭,妹妹也露出有點厭惡又不可思議的表情。

當時看著她的表情,我知道妹妹也跟我一樣知道我射了什麼出來,讓我略感緊張與不知如何回應,最後還是靈機一動的裝傻跟她說對不起,並裝更傻的說我忍不住尿出來,還說要帶她去廁所洗乾淨,一點都不提射精的事,藉此繼續裝無辜。

妹妹只是聽我說完,然後才又慢慢恢復冷靜表情並看來依然相信我對性事完全不懂,就尷尬的說她可以自己處理,將上衣重新拉下蓋住奶奶,很快的跑出房間進到廁所內。

當時,我們的兄妹關係,真的太奇特了……

那晚,妹妹從廁所洗完澡之後,就立即回到房間將自己鎖起來,沒有再跟我碰面。而我也是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所以也就沒有去找她,只是一直想著快感與射精的所有事,並且很害怕她會因此開始疏遠我。

隔天,妹妹在學校又恢復平常,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因此讓我鬆了一口氣,但也因此讓我有好幾天的時間只是想著這一切,晚上又暫時都沒有找妹妹玩性遊戲。

等到幾天後又想玩,卻因為媽媽掉到早班,晚上都會在家,所以就又不敢。

那時我真的有點害怕,畢竟隱隱的知道這是亂倫的行為,又害怕妹妹如果知道我的情況,她可能就都不會原諒我,也會跟媽媽說。因此好幾次我都努力提醒自己,不應該一錯再錯,卻似乎反而更對我的慾望火上加油。

從那天晚上之後,不論白天或晚上,不論在家裡或學校,只要慾望一來,我都會忍不住想著妹妹的奶奶,捏玩奶奶時的所有感覺,還有那晚老二在她手中自慰的感覺,並且心中忍不住嘲笑身邊正談論性話題的男同學,畢竟女孩子的妹妹已經幫我自慰過。

當然,慾望來臨時,老二也自己就在褲子裡硬了起來……

我就這樣忍耐又掙扎了幾週,也是這時學會自己洗澡時自慰並射精,但還是比起那晚妹妹用雙手時差很多。本來我自認可以繼續忍耐自制,卻因為某晚做了一場春夢,是跟妹妹在床上做愛的快樂春夢,所以也將我的最後理智完全擊潰。那場夢讓我改變好多,幾乎所有理智聲音都變的微不足道,只有跟妹妹做愛才是重要的事。只是雖然腦袋瓜這樣想,也真的很想跟她做,我還是會有最後的顧忌,不敢立刻就亂來。於是我開始計畫,要怎麼讓妹妹答應跟我做。

當時我真的非常幼稚,想的計畫也都很異想天開,根本就難以實行,所以也都只能想想而已。就這樣經過好幾天,我終於受不了慾望的折磨,加上媽媽又被公司調到晚班,晚上不會在家,就決定當晚要找她再玩一次遊戲。畢竟從那晚自慰之後都經過好幾週,並且今晚不是像那晚一樣的自慰,而是下定決心要乾脆的跟妹妹做愛。

至於實行方法,就像我剛剛說的,真的是年輕氣盛到打算到時走一步算一步再說……晚上跟妹妹回到家,我印象深刻,跟妹妹在客廳看電視吃完晚餐後,我正想開口,妹妹就回到房間去寫作業。我留在客廳,一面看著電視,一面又開始緊張掙扎,到底該不該跟妹妹再發生性關係,甚至是想法子跟她做愛。

已懂性事的我,又與妹妹一直有這樣的遊戲性關係,加上正是荷爾蒙劇烈燃燒的年紀,想也知道再怎麼掙扎壓抑都是沒用的,我還是在妹妹作業寫完,像是準備要洗澡,就走到她身邊並緊張又裝開朗微笑的說要跟她玩遊戲。

妹妹聽我又要找她玩性遊戲,果然露出為難尷尬的表情,並就像要開口拒絕我了。所以我就趁她說話要拒絕前,趕緊牽著她的手走進我的房間,進到我的地盤內。真的是因為天真的心想,妹妹在我的房間被我要求,應該對我的行動會比較有利才對。

妹妹站在我房間內,終於模糊的說我們不應該再這樣,我就以準備好的答案裝傻迅速回應,說只要媽媽不知道就好了,而且以前我們不都是這樣在玩,她怎麼現在忽然反對,然後妹妹就又沒有說什麼。妹妹站在我面前,我開始迅速的脫褲子,甚至連內褲都脫了,心臟因為緊張而砰砰跳,但就是不見她拉起自己的上衣對我露出奶奶。

我繼續裝傻的問她為什麼不拉上衣,甚至問她說是不是因物上次我不小心尿尿的關係,妹妹才尷尬為難的說我們都長大了,不應該再這樣。當然我還是只能繼續裝純潔,裝成依然對性完全不了解,今天只是一樣單純想玩。

妹妹一直很信任我,加上我以前也都真的沒事不會去翻課本,更不必說預看後面的章節,所以她真的被我唬的一愣一愣,陷於不知該怎麼跟我說的掙扎中。

我一直求她,然後她才終於知道自己躲不掉,我今晚是一定要她拉起衣服露出胸部,就只能死心的照我要求做。

那時捏玩著妹妹小小的奶,她害羞尷尬的少女神情,更讓我慾情高漲。因為妹妹顧忌於少女的矜持,一直沒有碰我早已勃起的大老二,所以我就將屁股往前推,並嗯了一聲,示意要妹妹用手握著。

她搖頭,我就同樣的將屁股向前聳推一下,她又搖頭,我就又同樣的將屁股向前聳推一下。就這樣幾次之後,我乾脆表現出具有強烈侵略性的動作,將老二頂到她裙子小腹上,妹妹也緊張的叫一聲,然後不得不伸出手握著,以免我又亂來。

當時我的老二被妹妹雙手握著,我就又開始自慰的插抽動作,同樣感覺好爽,所有擔憂都消失無蹤。因此經過幾分鐘,我完全的下定決心要跟她做愛,就是搞到要強迫上她也無所謂。

過幾分鐘,我照預想中一個計畫的方法,大膽又緊張的裝傻詢問,能不能脫下裙子與內褲,讓我看看她的小雞?

當然女生沒有小雞,我非常清楚,妹妹也非常清楚,我只是想藉這句話讓她脫裙子與內褲。

妹妹當時聽我這樣說,就開始緊張起來,並照我預料的拒絕我。

我繼續求她,並說我的小雞可以這樣讓她又看又摸,為什麼我不能看她的小雞?

妹妹被我一直追問,最後就乾脆跟我說她沒有小雞,我就裝訝異的問她為什麼沒有,她就說女生本來就沒有。我裝傻的說不相信,妹妹就緊張的一直說真的。

我開始伸手掀她裙子,妹妹大叫一聲,握住老二的雙手立即放開,趕緊要蓋住裙子,我也就趁機將老二碰到她的小腹上又撞又摩擦。

妹妹當時就只能一手抓住裙子,一手趕緊又握住我的老二,並且開始後退準備要逃走。我則是趁機一手拉住她的裙子,並繼續進逼,妹妹只能單純的一直後退,直到撞到書桌,再無路可退。

我依然努力要拉她的裙子,老二也一直撞在她的柔軟腹部上。妹妹一直緊張喊著要我住手,我也緊張的一直說服她讓我看看她的小雞就好。

妹妹急得快哭出來,我也跟她一樣緊張。那時聽著她的哀求,我雖然不忍,也知道不能就這樣罷手。因為那時我知道如果我現在罷手了,以後都再沒有機會跟她玩性遊戲,想要的話一定得像這樣用強的。而既然如此,乾脆今天就讓一切結束掉,讓她成為我的人,才不會夜長夢多。

最後,妹妹真的哭出來了,並且一直流著眼淚,可憐兮兮。

我也終於住手了,並發覺自己太過分,終於又恢復冷靜,不拉她的裙子,也再不用老二撞她。

妹妹依然緊握我的老二,龜頭也依然靜靜頂在她的小腹上,只是看著我一直哭,我也開始倍感後悔。我正想要說點什麼道歉的話,妹妹就哭哭啼啼的開口,說她真的沒有小雞。

這句話讓我說不出話來,也才知道自己逼她到這麼悽慘的地步。本來我是真的想放過她,但我又再度想起事情都發生到這地步了,如果我真的收手,妹妹可能會跟媽媽說,所以也沒辦法軟下心放過她。又經過幾分鐘,我還在掙扎思考要怎麼辦,妹妹終於恢復平靜,慢慢收起眼淚。

那時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彼此看著,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辦。然後,妹妹忽然幽幽的開口,就像豁出去一樣,說可以讓我看她真的沒有小雞,但我絕對不能摸。

那時聽到她這樣說,雖然我感覺有點心痛,但更多的卻是驚喜,因為本來以為鴨子飛了,所以當然還是先點頭承諾她再說。

我開始向後退,不再拉她裙子,妹妹的手也不再握住我的老二。她擦乾眼淚,就雙手拉起裙子,並伸進去開始脫安全短褲。

我一直緊張看著,妹妹也�頭看我一下,然後就又低下頭,雙手慢慢拉起裙子,在我面前露出粉紅色內褲。我立刻顧不得其他事,趕緊蹲下來看著她的粉紅色內褲,緊緊裹著滑順下陰,也看到幾根黑色短毛。

我盯著看一會,完全被吸引,直到妹妹問我可以了嗎,才又將我的意識拉回。

因為我知道自己距離目標越來越近,又親眼看見她的內褲與下陰,因此更是讓我瞬間再度為此瘋狂。我下定決心,故意說這樣看不出來,因為看來好像還是有小雞在裡面一樣蓬蓬的。妹妹她被我這樣說,就臉色變的更慘然,並又一直急忙的說真的沒有。

我狠下心,問她如果沒有小雞,為什麼內褲會看起來蓬蓬的?妹妹只能一直說她不知道。

那時知道自己該下個最後決斷,也已經決定要不擇手段上到她,就故意拉下臉孔,裝成很生氣的樣子,一直說她騙人。

經過近十分鐘的爭論,妹妹最後問我要怎樣才能讓我相信,也因此自己完全踏入我的願望中。

於是我緊張又冷酷的順著情況叫她坐到身後書桌上,並要她屁股坐在書桌上脫下內褲讓我檢查。

妹妹完全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要這樣讓我看她的陰部,我知道自己絕不能退縮,就很強硬的說她以前都這樣看我的小雞與用手玩,為什麼我就不能看她的小雞?妹妹也是一直說因為我們長大了,我也繼續裝傻到底。

那時我強硬說到最後,也真的說到火了,心情既興奮又很不爽,真的已經打算要乾脆將她推倒在地上強暴,管她到底是不是親妹妹,有事先跟她做愛完之後再說。

妹妹也是這時發現我的態度很堅持,一定要看她的小雞,並且她絕對逃不了,就只能完全死心。

她終於默默的坐到桌上,兩腳懸空看著我,就像是希望我能顧及她的少女矜持,不要強迫她脫內褲張開大腿。但我就是要上她啊!怎麼可能顧及到她的矜持?她也真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天真的相信我對這種事還不懂,現在是因為我認為她在騙我沒有小雞才會這樣。

我真的只能說,妹妹對我太信任了……

但這也沒辦法,我們一直陪伴生活在一起,她自然會對我有這麼深的信賴,對我半欺騙的性要求完全無法抵抗。

當妹妹雙手在裙子內開始脫內褲,那時就像是慢動作,每個細節我都記在腦海中。當粉紅色的內褲脫到腳底,她稍微張開與�高右腿,將內褲完全脫下。我的口腔瞬間整個發乾,雙眼一直盯著她裙子的下陰部猛看。然後我伸出雙手,搭在她緊緊併攏的雙腳膝蓋上,大力的向左右張開。

我的老二,絕對再沒有這麼硬過,這麼充滿鮮血,甚至漲的有點發痛。

我要妹妹自己用手拉起裙子,然後慢慢的,我終於看見她的迷人陰部,大小陰唇與皮質折皺,與幾根剛長出來的黑毛。我的腦中,已沒有理智存在……

急迫的,我嚴肅喊著要她坐出來一點,說是方便我檢查,其實是方便等會我的插入。妹妹也被我喊的嚇一跳,並膽怯的挪動身體向前,可以說只剩少部分屁股坐在桌上。

我蹲下來,她的陰部風光立即讓我飽攬無疑。我看好一會,她一直焦急問我可以了沒,我沒理她,只是努力確認她的小穴口位置。

大致確認過後,我�起頭看著妹妹的臉,她一定是被我嚴肅專注的表情嚇一跳,忽然對我說不出話來。其實當時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幹她,不再懷疑。

我猛的站起來,忽然左手伸出抱住她的身體,右手握住老二讓下半身開始靠上前去,擠進她的雙腿中。妹妹也被我的動作給完全嚇一跳,就訝異的讓我緊抱在懷裡。其實這整個過程不到五秒,一切那麼快,我就已經緊抱住妹妹,然後老二也頂上她的陰部。

還記得龜頭第一下猛頂,本來以為就是那個位置,卻又發覺不是,太前面了一點,所以頂不進去。這時妹妹終於有了貞操警覺性,發現我是一直騙她並想趁機強暴她,就開始大叫,雙手也打算將我的身體推開。我趕緊將龜頭向下壓,又猛烈的頂過去,還是不夠下面,所以又頂不到小穴,這時我也開始慌了。妹妹開始胡亂推我,只是一直叫著要我住手,雙腿也開始本能要擺動向後坐,讓我沒有好插入的姿勢。我用手更壓低老二,並且多花個幾秒鐘靠感覺探一下位置,緊張的心想應該就是這裡,然後又猛頂……

記的很清楚,妹妹悲慘的大叫一聲啊,我也感覺到龜頭擠開一團熱肉,起先有點痛,然後就是感覺被一團狹窄的溫肉緊緊包圍住老二,並且一直頂進去,劇烈快感也一直傳來。

那時知道自己頂到了底,終於破處做愛,感覺真是舒爽,終生難忘,今晚的一番折騰總算有代價。

我雙手緊抱妹妹怕她逃掉,她卻是雙手想推卻推不動我,並被我破處後發出一聲慘叫,就一直跟我說「哥!不要!」並明說求我拔出去,她會懷孕,並一直哭。

我不理她,體會她在我懷裡的溫暖與可憐,我的老二在她小穴內的舒爽與濕熱,然後我開始想要慢慢插動。

我開始抽出老二,妹妹一直發出咿的低吟聲,並隨著我的再度插入,她又發出悲慘哭聲。

同樣的,她偶爾會哭著跟我說「哥,不要!好痛!」

我無法理會她,慾望不允許,我只是一直緊抱妹妹猛幹,做最基本的活塞動作,她也慢慢的不再反抗,雙手搭在我的手臂上一直哭。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因為做愛的感覺真的太爽了,就還是什麼話都沒說,繼續埋頭苦幹。

經過幾分鐘,我還是射精在妹妹體內,老二開始陣陣抽蓄,並一直被爆炸性快感淹沒。

妹妹好像也知道我的射精行動,就一直哭著說她會懷孕,並抱著最後希望求我住手。

我終於住手了,卻是在我射精完之後。

那時依然緊抱妹妹的我,心中只有滿足感,感覺她就像柔弱小動物一樣被我征服了。

過沒多久,慾望真正消退後,才知道自己竟然幹了這麼不得了的事。

我雙手終於放開妹妹的身體,她立刻就推開我,我的老二也因此離開她的身體,她也忍不住的咿了一聲,精液立刻就從她小穴倒流出來,甚至滴到地上。

妹妹又狠狠推我一下,然後哭著跳下桌,向門外跑出去,並進到浴室內。

我一直跟妹妹道歉,但她只是將自己鎖在浴室內一直哭,並傳來水流聲。等她開了門,也是猛然的推開我,就回到自己房間內鎖上門,不願意再見我,就算我一直說也沒用,因此那晚擔心的令我輾轉難眠。

妹妹隔天也沒有去學校,那一整天在學校,我不是在回憶禍根男生誇耀破處的做愛快感,而是害怕回家後會發生的事。妹妹一定會告訴媽媽,我可能會被交給警察,因此我陣想要乾脆逃家,但又想到自己沒錢也沒地方去,就還是只能乖乖回家。

那晚回家,媽媽果然沒有去上班,邊哭邊拿棍子打我,並一直罵我畜牲不如,妹妹也只是將自己鎖在房間內。

我在家裡被她追打的到處跑,最後甚至被她打到只剩半條命。本來我以為她會將我交給警察,真的很害怕,幸好最後還是沒有,可能是因為我是家裡唯一的男生與血脈,也是爸爸唯一的兒子,所以媽媽只能不停責打我給在房間的妹妹看。

我一個多禮拜都不敢去學校,因為被打的傷痕太明顯,妹妹也頭幾天沒去學校,後來可能是媽媽一直跟她說話安慰,她才又去學校。只是媽媽都不願意再跟我說話,完全疏離我。

媽媽可能是想將我或妹妹其中一人送到親戚家,但又怕這件事會因此被發現,認為家醜不可外揚,就又沒有這樣做。也幸好妹妹沒有懷孕,否則事情會更難收拾,對她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我常常想,那時這樣誘騙妹妹並強硬破了處,換來的這一切,值得嗎?

我回到學校後,妹妹也都不理我,冷冷的對待我,甚至只是稍微碰她一下,她也會緊張的瞪我。

國中畢業後,就在我對妹妹完全帶著愧疚與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下,然後可能是媽媽又對妹妹說了許多,也經過了好幾年,妹妹才又慢慢接受了我,但難免還是會保持相當距離。

我也從那天之後,就都不敢再對妹妹怎樣,畢竟做愛雖然爽快,但終究是自己的妹妹,因此我只能改而追求女孩子,並誘騙她們跟我做愛。但我永遠忘不了跟妹妹發生過的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