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春藥後的激情
發起: 匿名 開始: 2019-04-03 13:55:52
112
 
易可可在酒店的房間裏喝下了介紹人給她的一杯茶。
安靜的坐著等待著今晚的大金主……
她嬌小的身子坐在寬大的床上,慢慢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燙的難受。
喉嚨開始發幹,身子有些燥、熱……
一絲不掛的身子只穿著睡袍……
“咯吱……”一聲,門被打開了。
昏暗的燈光下,易可可發紅的臉蛋微微的看著進來的人。
眼神有些迷離,眼前的人似乎看得不怎麽清楚,腦子裏只知道長得很好看,很帥迷人。
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燥、熱。
宋天煜邁開修開的雙腿慢慢的走到床邊,看著床上泛紅著雙臉的人兒。
滿意的點點頭:“嗯,不錯。”
“我……”易可可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
宋天煜還未等易可可開口說話。
性感的薄唇直接實實的落在了易可可那嬌艷的雙唇上,軟軟的,味道真好……
宋天煜一扯衣衫,精壯的身子實實的壓在了易可可的身上。
寬大的手直接挑開易可可身上那寬大的睡袍。
手掌如帶著火團般,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易可可的身上遊、走著。
易可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不再是自己的身體般,有一種無法控制的感覺湧入自己的身體。
那一種感覺,很奇妙,有一種恐怖害怕感覺。
從未有過的感覺,一直充斥著她的大腦。
易可可的心裏不明白:怎麽回事,怎麽回事,我怎麽會變成這樣子?
對於易可可來講,這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
而她卻渴望著壓在自己身上那陌生人給予更多的感覺。
“喲,你是處、女嗎?處、女不應該這樣子,這麽的饑、渴……”宋天煜帶著諷刺的語氣對著易可可說著。
包括那眼神,特別的鄙視。
“我告訴你,如果,你不是處、女的話,我可不會付錢的。”宋天煜淡然的說著。
說完後,馬上進入激、情狀態。
易可可的腦子裏根本就沒有想這麽多。
整片腦子都陷入這激情當中。
她是一個少女,初次接觸一個陌生的男子。
第一次有著這麽親密的肌膚之親。
可是,她卻是那麽的渴望著想要更多。
似乎,自己的身體不再是自己的,似乎,這一切都不再受大腦控制。
宋天煜上過這麽多的女人。
可,從沒有遇到過這麽快就被挑起欲、望。
心想著:果然是個尤物。
嘴角微微上揚,挺身直入……
“啊……”易可可慘叫著。
一副疼痛的樣子慘叫著。
宋天煜居然產與了憐憫之心,動作開始變得溫柔而不像是之前的粗暴。
有些感覺很奇怪,憐憫之心對於宋天煜來講從未有過的。
而此時此刻,他居然有這一種心態。
結束過後,易可可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已經舒服了很多。
似乎慢慢的又回到了了自己的身子,只是太累,沈沈的睡著了……
當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看了看時間:“這麽晚了。”
起床的時候,感覺雙腿與腰好酸痛。
這時,他的雙臉泛紅起來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就感覺特別特別的難為情。
沒有辦法,晚上還要去KTV上班。


性愛增加情欲提升女性欲望 炮妞必備武器 乖乖藥水聽話水,聽你使喚

歡迎諮詢賴しIИЭ:мαnyìχo 薇信мαnyìχo全港自取點-遍佈全港,到貨通知!臺灣貨到付款 黑貓送貨,超商取貨付款。
……
只不過是我免費的鴨子
晚上,大豪門KTV裏忙忙碌碌……
“可可,508包廂的,拿過去。”經理指了指旁邊的一些酒與東西說著。
“哦……”可可說完後很熟練的拿起酒與東西就走了。
快速的到了508包廂,很熟練的推門進去。
裏面坐著一群的富家子弟。
易可可來這裏上班已經兩個多月了,所以,很熟悉,也見怪不怪了。
“你們的東西……”裏面的燈光有些灰暗。
易可可小心翼翼的將酒放下。
“給我們倒酒。”一副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是。”易可可淡淡的回答。
半彎著腰,拿著開瓶器開瓶子。
開完後,開始倒酒,倒完酒準備離開的時候。
發現一有熾熱的眼神一直註視著自己。
忍不住的轉頭一看的時候,楞了:那面孔,不就是昨天晚上!
易可可心想著:媽呀,怎麽會這樣子,他就是昨天的那個大金主,錢還沒拿到,在這裏又遇上了。
易可可心虛了。
對於易可可來講,昨天晚上她做的事情就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本來,那種事情,不是什麽光榮的事情。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也不會出去賣初夜。
易可可的是家庭離異的孩子,有個妹妹上高中。
不料,得了白血病,每天要做化療需要好多的錢。
她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會答應經理,賣初、夜……
當易可可逃一樣的要走的時候。
宋天煜放開身上性感的女子,快速的拉住了易可可的手:“沒想到這麽快就見面了。”
易可可那白嫩的臉上顯然帶著謊亂。
“你,你放開我。”易可可的聲音帶著顫抖。
“昨天晚上不是很激、情嗎,怎麽今天晚上看到我就當不認識了呢?你的技術不錯,晚上再陪我一夜。”宋天煜冷
冷的說著。
“你放開我,我不是出來賣的。”易可可漲紅著雙臉吼著。
易可可本來跟經理達成協議了。
要保密,保密,可是沒想到宋天煜居然在這麽多人的面前說出她昨天晚上出來賣的事情。
這讓她無底自容。
“喲,平時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一副碰都不能碰一下玉女的樣子,居然也出去賣。”這時,一小姐坐著諷刺的說
著。
這些話如刀子,一刀一刀的插入易可可的心臟。
她咬牙切齒的站著,一動不動。
“就是,或許,他就是做了妓女還要立牌坊的那種,虛偽,哪像我們啊。出來做的就是出來做的嘍,有什麽
的。”又一小姐諷刺著。
易可可氣憤極了。
咬牙切齒的擡頭,一臉的憤怒:“誰說我是出來賣的,我又沒拿他的錢。我只不過是被人灌了春藥,找一夜情罷
了,他只不過是我免費的鴨子。”
易可可也不知道哪來的膽,理直氣壯,咬牙切齒的指著宋天煜說著。
易可可這麽一說,頓時包廂裏一片安靜下來。
各各都是用驚訝的眼神盯著易可可看著。
宋天煜一聽,臉都氣得鐵青了。
“你……”居然有人這麽敢對她說話。
這眼前的女子還是自己花十萬一夜歡、愛的玩物罷了。
居然反被她當成免費的鴨。
這讓堂堂的宋天煜怎麽咽得下這口氣。
“你說什麽?你敢不敢再說一遍。”宋冰冷的雙眼冷冷的瞪著易可可說著。
“我說,你只不過是我被灌了春藥後的解藥,免費的鴨子罷了。”易可可故意將鴨子這兩個字說的特別特別的重。
“你……”宋天煜揚起手,想給易可可一個耳光的時候。
易可可擡著頭,用那水汪汪清澈透明純真的眼睛看著他。
那眼神裏帶著倔強的味道。
一點畏懼都沒有。
“你要打我?哼……居然打女人,沒品。”易可可天真的罵著。
雖然,易可可知道宋天煜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
可是,此時,她胸口的火氣就是怎麽也咽不下去,罵了再說。
有的時候,她就是這樣子沒頭沒腦,做事不計後果。
宋天煜看著易可可這性格夠天真。
這麽天真的性格怎麽就為了錢出賣自己了呢?
再說了,現在的處、女可是很少了呀,簡直就是找不到了。
“敢對我這麽說話的沒幾個,夠膽。”宋天煜放下揚起來的手,摸了根煙點起。
半瞇著雙眼看著易可可。
“你以為你誰,有錢了不起啊。”易可可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心虛了。
一直以為易可可都認為有錢沒有什麽了不起的。
可是,此時,她正缺錢的時候,就會覺得,有錢,真的很了不起。
“夠囂張,我喜歡,很對我的口。”易可可越是這樣子。
宋天煜似乎對易可可越是感興趣。
男人,都是以新鮮為主,玩過之後,就不再感興趣了。
“哼……我對你沒興趣。沒事的話,我走了。”易可可冷冷的瞪了一眼宋天煜就要走了。
這麽對著宋天煜大呼小叫的,他怎麽會讓她走呢?
“想走?沒這麽容易。”宋天煜直接拉住了易可可就是不讓她走。
晚上陪一夜價錢你開
“你想怎麽樣啊?”易可可用力的甩開。
“晚上陪我一夜,價格你開。”宋天煜很囂張的看著易可可。
易可可咬牙切齒:“無價,所以開不出價錢來。如果不是我自願的話,你休想碰我,更別說得到我了。”